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北京御方堂中医门诊
肿瘤中医专家
北京肿瘤医院健康咨询热线

健康咨询热线:

010-52485663

最新公告

当前位置:

主页 > 健康资讯 > 中医养生百科 >

“九死一生”的胆道肿瘤,中医也有应对之策!

发布时间:2017-09-30 来源:御方堂

  肿瘤是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,治疗起来较为棘手。很多肿瘤往往在早期诊断不出,一旦发现就是晚期,这让人对肿瘤不寒而栗。在众多肿瘤中,胆道肿瘤恶性程度之高,预后之差,生存率之低,往往令人感到绝望。究竟胆道肿瘤是否就是九死一生?

  胆道恶性肿瘤包括胆囊癌和胆管癌,早期诊断困难,恶性程度高,预后差,五年生存率低。

  1、治瘤扶正应为先

  胆管癌中医无此病名,但据其临床表现及体征,可归属于“胁痛”“腹痛”“黄疸”“癥瘕”等范畴。胆管癌病机较复杂,临床实难见到单一的发病病机,多表现为寒热错杂、虚实夹杂,而正虚邪陷、以虚为主是其主要病机特点。大凡肿瘤的形成都是在人体正虚的情况下,邪毒因虚而入积聚,导致气血运行失常,日久气滞血瘀、气血痰湿交结成块,致使癌瘤发生,亦即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(《素问·评热病论》),“正气虚则成岩”(《外证医编》)之理。胆管癌的发病亦然。事实上,迄今胆管癌的早期诊断仍很困难,这是因为其早期常无特殊的症状,易被一些良性胆道疾病如胆道炎症、胆结石等所掩盖,而且目前临床仍缺乏对其特异的检查手段,无论B超还是较为先进的CT或MRI等影像学检查,都难以明确鉴别早期胆管癌与胆道良性疾病,致使临床发现胆管癌往往已是中晚期阶段,此时人体正气早已衰败,故而临床诊治之际首推扶正之法。

  2、从肝立论治其本

  中医学认为,胆附于肝,“在肝之短叶间”(《难经·四十二难》),胆与肝通过经脉络属构成表里关系,为“中精之府”(《灵枢·本输》),贮存和排泄胆汁。胆汁由肝之余气所化生,肝的疏泄功能可直接控制和调节胆汁的排泄。胆的生理功能有赖于肝功能的正常发挥。胆管癌的发生即是基于肝主疏泄等生理功能的失调。

  现代医学认为,胆道系统起源于毛细胆管。毛细胆管是由相邻的肝细胞膜分化而成的一组盲管。胆汁由肝细胞合成和分泌后进入毛细胆管,胆红素、胆汁酸等胆汁成分通过肝细胞进行代谢。胆管癌的确切病因目前虽不完全清楚,但胆汁中的一些物质如胆汁酸等对胆管癌的发生有促进作用。肝与胆在解剖、生理、病理方面密切相关,因此胆管癌的发生与肝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。

  综上所述,中医药治疗胆管癌的关键,不仅仅在消除癌肿本身,更重要的是在整体观念指导下恢复肝脏正常的生理功能,从而阻止胆管癌的发生、发展。治病必求其本,胆管癌只有从肝论治,才能正本清源。因此,朱教授始终把治肝之法作为指导原则贯穿于胆管癌治疗的全过程。

  3、体用结合,养肝疏肝两相宜

  肝藏血,主疏泄,体阴而用阳。肝阴即肝之营血和阴液,具有滋养肝体、涵敛肝阳、化生胆汁等作用。肝用是就肝之功能而言,是以阴为物质基础的。临床中发现,不仅慢性胆道疾病多有肝阴不足之证,而且胆管癌患者也常出现胁肋隐痛、消瘦、低热、头晕、目眩、舌红少苔、脉弦细数等肝体不足之证。此乃胆管癌中晚期瘀毒阻滞,耗伤肝体所致。临床宜用白芍、枸杞、乌梅、山茱萸、何首乌、生地黄、南沙参、北沙参、天冬、女贞子、石斛等酸甘养阴之品,以滋养肝体。有关实验研究也表明,滋阴养肝中药具有抗肝细胞变性、逆转肝细胞超微结构异常变化的作用,对肝癌也有一定抑制作用。养肝利胆药可望从根源上遏止胆管癌的发展。泻肝之余,也是胆管癌常用之法,肝的疏泄有度才能保证胆功能正常地发挥,胆腑不畅多源于肝气郁滞,肝胆气滞是胆管癌发病的重要机制。因此,在胆管癌治疗过程中,应始终重视疏肝利胆之法,令气血调达。在遣方用药时,所选理气药宜以不损胃、不耗气、不伤阴为度,青皮、陈皮、八月札、绿萼梅、玫瑰花、白残花、佛手等果皮及花类药物,轻清疏利,于平淡中可彰显神奇。

  4、泻腑利胆,以通为用

  在胆管癌的发生发展过程中,因肿瘤生长梗阻胆道,导致胆汁排泄障碍,出现阻塞性黄疸。中医学认为,胆为“中精之府”,“传化物而不藏,满而不能实”,性喜条达,疏泄畅通,只受纳五脏之精气,不容邪气所停滞,“以通为顺”。今瘀热湿毒结聚胁下,势必影响肝胆疏泄,致使胆道阻滞,胆汁不循常道。针对胆管癌存在胆道阻滞、疏泄不畅的病理机制,遵“六腑以通为用”的原则,在治疗胆管癌时不论该病处何阶段,应始终贯彻“通腑利湿”之基本法则。临床常用大黄、茵陈、虎杖、郁金、莱菔子、厚朴、沉香曲等通腑降逆、利湿退黄之药,以化瘀祛湿,开启闭塞,其效甚佳。

  5、益肾健脾,先天后天不可忘

  “胆病从肝论治”,而肝与肾、肝与脾均关系甚密。肾为先天之本,肝肾精血互生,阴阳息息相通,相互制约,协调平衡。脾为后天之本。肝的疏泄功能与脾的运化功能之间相互影响,并且肝与脾在血的生成、贮藏、运行及防止出血等方面关系密切。因此,在治疗中要始终不忘“肝肾同源”“知肝传脾”,时时顾护先后天之本。补肾滋阴多用熟地黄、山茱萸、怀山药;助阳常选仙茅、仙灵脾、巴戟天、肉苁蓉、胡芦巴等温润之品,以防过燥劫阴。朱教授尤重补益后天,常谓后天为人之本,最为紧要,药食得进,病体康健,全赖脾胃之运化,不可妄伐,应时刻顾护,治疗胆病“当先实脾”。临证善用黄芪、太子参、白术、茯苓、薏苡仁、砂仁等甘缓辛补之品,以建立中气,尤于疏利、滋阴之际不忘兼以运脾,以防理气伤脾及滋腻碍脾。

  6、软坚消肿 治标本

  肿瘤的发生,其本固然在于正气虚,然肿瘤的形成必有邪毒蕴结、气滞血瘀、痰湿凝聚等一系列标实的病理变化。就胆管癌而言,邪毒、瘀血、湿热、痰湿交结阻滞胆道,是其标实一面,在治疗过程中,仅靠扶正培本实难奏效,非攻不可中病。有鉴于此,临证施药尤其喜用如白花蛇舌草、蛇莓、蛇六谷、红藤、白英、野葡萄藤、龙葵等具有抗癌作用的清热解毒、破积化瘀类中草药。临床用之,对缩小肿块确有效验。

责任编辑:baohan

关注我们

扫描二维码 了解最新资讯

  • 北京肿瘤治疗医院
  • 中医治疗癌症肿瘤好的医院
  • 肺癌中医治疗效果怎么样
  • 胃癌中医治疗哪家医院最好
  • 肝癌中医治疗效果好吗
  • 食管癌中医治疗效果好吗
  • 结直肠癌中医治疗效果好吗
  • 癌症中医治疗最权威的医院

Copyright © 2020 京城御方堂(北京) 版权所有|京ICP备16026788号-2

点击预约

×
姓名:
性别:
年龄:
微信:
手机号:

病情简述: